當前位置:首頁 > 會員專區 > 會員動態 > 正文

[文化日記]關于月溪花渡的初衷

2018-09-05 15:03:12福建省海峽文化創意產業協會 袁曉龍
字號:T | T
  其實,一開始來月洲村,就是為了找一個地方開一個客棧,建一個院子,種一點小菜,養幾只小雞,過一點鄉閑的日子。所以,當時為自己起了一個混號“50玩”,即50歲后,我們一起去鄉村玩吧。后來,發生了許多事,慢慢改變了我的想法。

  當“曉風”已殘,“季風”已遠之時,城市人似乎已失去一個心靈之所,我想,當工業文明已建立起了一個機械般的快時代,那么,在鄉村,在我們的農耕文明發源地,是否可以找回城市人失落已久的心鄉呢?2016年,我在中國廈門2016鄉創大會中,發表了《尋找城市失落的心鄉》的主題演講。之后,我便帶著這些想法,我來到了月洲,一個有著千年耕讀文化的小村落,一個曾經的學霸村,在如月的桃花溪畔,在寒光閣下,我開始放飛思緒,最終找到了行動的基點:在這里,建一個圖書館,而不是民宿!建一個精神高地,把城市人失落的心鄉,建在鄉村,建在這一片農耕文明的土地上。以耕讀文化,重樹我們農耕文明的心靈家園。

一、我的理想1|復興耕讀之風,從遺存變成產業。

  “十里竹林到月洲,一溪桃花伴芙蓉”,是吸引我來的初戀。但讓我決定留下來的不是“桃紅李白,竹青月明”,而是那座荒廢的“月洲小學”。作為老師出身的我,當時,只能用“無法形容”來形容當時的復雜心情。孩子們都到鎮上去上學了,村里的孩子越來越少,最終,唯一的小學停辦了。我佇立空庭,“一個沒有孩子鄉村,一個沒有青年人的鄉村,即使再美麗又能有怎樣的未來呢?一個美麗的老人村,對于中國鄉村振興而言又能走多遠呢?”。早些年看過一個臺灣的片子,叫《海角七號》,說的是臺灣南部著名的民宿小鎮墾丁。片中有一個村代表,面對一片美麗的大海,就曾發出這樣的感慨“這么美的大海,為什么青年人就是不回來呢?”,我想,今天我們遇到的問題,就是這樣,殘酷而現實——沒有年輕人的美麗鄉村!于是,產生了想做點什么的沖動:總該可以做些什么吧,心里當初這么想。

  后來,當我得知月洲村曾出了一個狀元,48個進士,著實讓我驚詫不已——這絕對是一個古代的學霸村!如果說有文化的話,那么,耕讀文化應該是這個村最深厚的文化了。如果說,要挖掘當地產業的話,那么,耕讀就是一個值得去重新復活的產業。而且是一個非常具有現實意義的文化產業——自然親子教育。因此,我想,不要總是把農村當成一個挖地瓜的地方,應該可以把古代的耕讀文化與現代的學霸概念結合起來,打造一個以農耕教育為核心產業的綜合體項目。這本身就是一個突破,可以說是鄉村振興戰略的一個供給側改革吧。
 
二、我的理想2|希望為孩子們打造一個有尊嚴的讀書環境,為城市孩子與留守兒童建立一個平等交流與學習的平臺。

  當然,如果說僅僅是做農耕親子教育,不一定非要做一個圖書館,這簡直就是一個自殺式的想法。連福州曉風書屋、上海季風書屋都相繼關門了,在一個連學校都沒有的鄉村建一個圖書館,確實讓人想不透——股東們和朋友們。

  其實,建造一個圖書館,是有許多復雜的個人原因的。而做為教師出身的我,看著鄉村留守孩子,手捧著城市人捐的書,在斷垣、路邊、墻角,圍聚而讀書,總是有一種莫名的心酸。在知識面前,在圖書面前,我們的孩子都失去了平等與看書的尊嚴,那么我們鄉村何以美麗呢?歐美的鄉村,無論大小、遠近,都有一個教堂。教堂無論大小與簡繁,都一樣神圣與潔凈。特別是進去的人,便沒有了高低貴賤,每個人臉上都充滿了幸福與自信,因為,上帝面前人人平等。重要的是,每個人,都穿上自己家中最體面的衣服,打扮一番——尊重自己,也尊重別人。這是真是一種發自內心與靈魂的文化自信。我們沒有教堂,但我們可以有一個文化圣殿——圖書館,它一定不能是旅游觀光點,他是我們鄉村文化自信的起點。
 
三、我的理想3|尋找城市失落的心鄉

  把曾經在城市里才有的人文美學圖書館搬進鄉村,把城市人失落的心靈之所建在鄉村,以一種高規格的姿態,宣示鄉村文化的進步與未來,讓拍客、過客、觀光客,在離開我們的村子的時候,為我們定格一個崇高的禮贊——對于鄉村、對于文化。

  不要讓城市人來這里,因為我們的落后而產生悲憐般的鄉愁,而是因為我們有一個文化高地,一個在城市都已消失的圖書館,而在他們離開之際,在城市與鄉村的邊緣,向我們的文化高地,側身以一個長久的禮贊——那是對于文化的景仰與敬意。讓他們知道,來農村,不僅是挖地瓜吃土雞、不僅是憶苦思甜,還有都市人失落的心鄉——心靈之所。

  我希望通過我的努力,在鄉村樹立起屬于農耕文明的文化尊嚴感。有錢,并不等于年青人就能回鄉。生活的尊嚴,文化的自信,才是讓遠離故土的人們心中充滿信念最終回歸的動力,即如當時國統區的青年們向往邊區,不是因為金錢與生活,而是,那里有他們的“心鄉”,精神與文化的高地。這也正是新中國成立初期,無數在西方富裕生活中的中國人,不僅以我是中國人而自豪,更以回到祖國而自豪。任何時代都有可能產生經濟上的貧富差距與不平衡,但如果失去了文化的尊嚴與自信,那么,誰會對你還有信心與堅持呢?如果我們的鄉村一旦失去了居住的尊嚴,失去了文化的自信,那么,富裕起來的年輕人一定拋棄、遠離自己的故鄉,而且義無反顧地向走向城市——雖然,在哪里他們過的也十分艱辛。因此,我們要重塑鄉村的文化自信與生活尊嚴。而這些,都必須從一個文化堡壘開始——鄉村圖書館,一個與城市有著同樣時尚、同樣環境、同樣書籍的地方,決沒有城鄉差異、特別是低人一等的文化感覺——在知識面前,應該有著平等與尊嚴。這才會讓大家看到希望。

  因此,我們不需要城市人的捐書,我們自己投資50萬,最新的、最流行的、最國際的,沒有破書、沒有盜版書、沒有臟書,沒有“沒有人看”的書,每一本都讓人愛不釋手,每一冊都讓人產生想留下來看一天書的沖動。
 
四、我的理想4|在山水間,詩意地閱讀。

  鄉村文創,要引領一種新鄉村的生活美學。要建立新時代的鄉村審美價值觀。要讓鄉村的生活與先進生產力同步。

  鄉村文化創意,不是在地瓜上做個雕刻,在舊物件上做個設計,做貼幾個標簽,拼一些創意。文化創意的目的是創造一種新的生活美學導向,特別是鄉創,更需要在已經失去生活方式與存在自信的農村,創造一種新生活、新人文的美感,重新尋找失落已久的心鄉——源自根的文化自信。這就是我此次的鄉村實踐,以圖書館及鄉村閱讀的方式,來詮釋新鄉村的生活美學——以山水間,詩意地閱讀!(作者系福建省海峽文化創意產業協會副會長)

 
全民赢彩票注册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