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信息公告 > 重點推薦 > 正文

新文創何以把握時代文藝之脈動

2018-06-04 10:39:49光明日報 朝戈金
字號:T | T

  按照美國文化學者瓦爾特·翁的說法,從信息技術的角度看,我們今天所處的互聯網時代是“次生的口語文化”時代。在久遠的過去,人類還曾經有過一個“原生的口語文化”時代,那時文字還沒有被創造出來并廣泛使用,人們主要以口耳相傳的方式溝通和交流信息。在“原生的口語文化”時代之后,在“次生的口語文化”時代來臨之前,我們還經歷了時間不太長的印刷文化時代。

  在科學技術的演進過程中,我們常常能看到這樣的情形,一種新技術的出現,往往就同時宣告一種舊技術的終結。有了機輪,就沒有了拉纖。有了現代交通體系,就沒有人再騎馬遠行。不過,信息技術的演進過程有所不同。有了書寫技術,口頭交流仍然大行其道;有了互聯網,口頭交流和印刷書寫文化也仍然通行無阻。累進和疊加,是信息技術演進的基本特點。

  從另一個方面說,口語文化時代的信息生產、組織和傳播方式,是一種“古老常新”的技術。今天的互聯網思維和互聯網的信息生產、組織和傳播規則,不僅沒有脫離口語文化的規則,反而在一定意義上形成了某種“回歸”。

  在“原生的口語文化”的古代,故事都是眾人攢的,找不到創作者,也找不到集大成者。看上去眾聲喧嘩,卻也在傳承過程中,遵循著在長期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審美理念。從集體創作的“共性化”特質到藝術家個人創作的“個性化”追求,在這中間我們不僅能看到長長的演化軌轍,也能體會到兩端之間的張力和各自的生命力和感染力。格式塔心理學、集體無意識等學說,都多少觸及這個話題。漫長的、多次的置換與變異,讓匿名的眾人集體創作和具名的少數藝術家的個性化表達,都臻于極高境界。從屈原、李白到龔自珍,中國古典文學史上可謂星漢燦爛。同時,牛郎織女的傳說,三大史詩的演述等,也是代代傳承,不絕如縷。

  在互聯網普及的時代,我們突然又回到了一個“眾聲喧嘩”的時代——數量龐大的網民都在隨時隨地地表達思想和情感,用文字,也用圖像,用音頻,也用視頻。一個新的共享和共治的網絡王國隱然出現。知識生產、藝術創造、實用資訊交換,都重新變得極為便利。網絡文學的大行其道,就可以大體看作是集體與個人、共性與個性的又一次共鳴。想起看過的芬蘭“文化三寶磨”計劃,利用語義網2.0技術,把不同格式、不同類型和樣式的資訊重新做了整編,當時令筆者頓生羨慕之情,暢想以后跨媒介整合資源的美妙前景,心潮起伏,浮想聯翩。今天,就在中國,這種技術和理念,已遠非高不可攀的“范例”。從“泛娛樂”到“新文創”,中國的科技文化勢力,早已拐出荊棘叢生的小徑,踅入新的快車道。他們所制定的長線策略,正在助推新的文創生長點。若能把得時代文藝之脈動,何愁沒機會領舞霓裳羽衣?

  (作者:朝戈金,系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、民族文學研究所所長)

全民赢彩票注册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