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信息公告 > 人材交流 > 正文

傳媒變革 什么人才吃香?

2018-03-01 10:17:07福建日報 程枝文
字號:T | T

  從最初微信公眾號一家獨大,到如今各大傳統媒體紛紛布局新媒體平臺。相較于傳統媒體,新媒體的表現形式更多、內容更豐富,已成為許多人的閱讀來源。同時,新媒體行業的迅猛發展也催生許多就業崗位。

  2月24日,騰訊新聞發布《中國傳媒人才能力需求報告》(2018)。報告顯示,盡管新聞傳播專業的就業前景不斷被唱衰,但獵尋優秀傳媒人才一直是用人方的一大難事。媒介形態的革新,對傳媒人才能力結構提出新的要求。巨大變局之下,傳媒行業希望吸納什么樣的人才,需要他們具備什么樣的技能?

困境:整體薪資低,人才缺口大

  據統計,全國共有681所高校開設了1244個新聞傳播本科專業點,在校本科生約23萬人,在校教師約7000人。新聞學326個,廣播電視學234個,廣告學378個,傳播學71個,編輯出版學82個,網絡與新媒體140個,數字出版13個。

  一個尷尬的現狀是:一方面新聞傳播專業畢業生的整體薪資狀況不容樂觀,另一方面,當下以及未來,媒體行業都有著不小的人才缺口——不論是高端崗位還是初級崗位,都存在部分崗位特別是新生崗位高薪難聘的情況。

  “我國傳媒行業不缺人,真正缺少的是適合傳媒崗位需求的人才。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,傳媒行業人才問題,供給和需求兩側都有,但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給側。”陜西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院長劉蒙之說。

  在騰訊新聞的這份調查報告中,互聯網新媒體傳媒人才需求分為兩個梯隊,第一梯隊中新媒體、互聯網和廣告詞頻統計分列前三名,人才需求旺盛。除了原生互聯網企業,傳統媒體均在轉型之中,傳媒行業的人才增量向新媒體崗位急速傾斜。而廣告關鍵詞的排名突出,表現出廣告行業滲透在媒體全部子行業。

  隨著傳統媒體市場體量與傳統業務不斷折損,整體人才需求快速下降。電影、電視、出版、雜志、報紙、廣播等曾受熱捧的媒介位于人才需求第二梯隊。“兩個梯隊的人才需求共性是,主要集中在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等一線城市。且呈現出‘東大西小’的格局,東部城市的媒體行業發展成熟度高,西部城市薪資吸引力不足。”劉蒙之以北京為例,中國互聯網100強中超過80%的互聯網企業在北京設立總部或分部,眾多招聘信息“工作地點僅限北京”,歸因于北京數量眾多的媒體機構和互聯網企業。

  “傳統媒體不缺采編人才,缺的是運營型人才。新媒體運營必須從過去面向新聞受眾的新聞采編崗位,走向面向新媒體用戶的內容制作者。”武漢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博士張梅貞認為,在信息爆炸的時代,要想制作的內容被關注、閱讀乃至轉發,就需要深諳社會化媒體平臺傳播的規律,在此基礎上去制作內容。

 變局:新媒體受捧,工作不簡單

  去年4月,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,對2003名18—35歲受訪者進行的調查顯示,44.6%的受訪青年打算加入新媒體行業,50.2%的受訪青年希望創辦個人原創文字自媒體,77.8%的受訪青年表示看好新媒體的發展前景。

  陳勝原是廈門一家傳統媒體的記者,2016年辭職后加入了自媒體大軍,全職負責運營一個有近十萬粉絲的微信公眾號。“為保證每篇文章的質量,且每天更新,背后得付出很多。”不過陳勝認為,他的付出是有回報的,除了收入大幅上漲外,還學習到了很多新的東西,個人的能力也得到進一步提升。

  在南昌一家國有企業上班的婁國標,盡管平時的工作很忙碌,由于對新媒體的熱衷,一年前還是開設了自己的微信公眾平臺,并時常在上面發布一些隨筆。現在,他的公眾號已經積累了數千名粉絲。“我不想把公眾號當作掙錢的手段,只是想有一塊自留地,通過這個渠道發出自己的聲音。”婁國標說。

  對于新媒體工作的最大特點,記者隨機采訪了多個同行,他們一致表示“工作時間自由”,其他特點依次有作息時間不規律、行業競爭激烈、對創新創意需求強烈、收入差距大和變現困難等等。

  夏昕是一名2016年大學本科畢業的“90后”,目前在福州一家新媒體公司做內容運營,她每天的任務就是找熱點話題,做內容推送。從業之前,她認為做新媒體很有意思,“活不累,掙錢快”,而真實的情況卻并非如此。“工作有時很單調,生活也變得沒有規律,感覺自己就是個網絡上的內容搬運工。”夏昕坦言,這份工作也并不輕松,一篇推送修改十幾次甚至幾十次的情況經常出現,從文字到配圖,再到排版和標題,每個環節都要推敲。

  近兩年,“垂直領域的內容創業”被炒得火熱,讓很多人錯以為是份‘錢多事少離家近’的工作,比其他工作更容易成功。事實上,新媒體領域創業失敗者大有人在,而那些成功的大咖們,都需要厚積薄發。新媒體改變的只是傳播方式,而不變的是對洞察力和創造力的需要。

  “有人寄望于自媒體發展。若僅專注自媒體的信息傳播功能,我并不看好。首先,自媒體與當年的博客沒有本質區別;其次,自媒體需要公信力,但它打造公信力的成本太高,而且被收買的成本很低。”新媒體產品“竹馬實驗室”發起人何磊說,他更看好一些面向垂直人群,以服務為主的自媒體。比如《南方周末》原記者趙凌和同事的創業項目博雅小學堂——中國第一家兒童人文故事電臺,其目標用戶聚焦在家有小學生的高知媽媽。

 突破:不單打獨斗,要多才多藝

  新媒體的出現并不意味著傳統媒體失去了存在的價值,只有新媒體與傳統媒體有機結合,才能更好地推動創新。傳統媒體要在堅持傳統媒體視角的基礎上,融合新媒體的資源、新聞報道手段等,積極探尋變革之路。

  “傳統媒體中的電視、廣播、報紙等都是互相獨立的,分別利用圖像、音頻、文字等方式向大眾傳遞信息。新媒體的出現打破了這種孤立的格局。”福建媒體人劉學認為,在新媒體時代,傳統報紙僅靠文字和圖片的方式已經難以滿足大眾對信息的需求,媒體從業者必須具備很強的綜合能力,將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有機結合,提高競爭力。

  “新媒體之所以能夠快速占領市場,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貼近市場,在內容上迎合了年輕受眾群體,很大程度上改變了話語風格。”廈門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師樂媛認為,但一味迎合也會存在問題,比如標題黨的出現。作為傳統媒體,理應積極應對挑戰,一方面是在提供新聞產品和服務上要考慮時代的變化,更多從民眾需求出發,調整話語風格以爭取更多年輕受眾的認同。另一方面,也要堅守新聞專業主義,客觀真實報道,做內容精品,引領正確的價值觀,這也是傳統主流媒體的責任。

  “一個人走得快,一群人走得遠。”單打獨斗的時代已經過去,媒體項目要取得成功,團隊合作很關鍵。一個傳媒產品想要長遠發展,離不開團隊所有不同能力結構的人的齊心協力。正因此,設計師、營銷類人才需求較大,大量媒體將運營人才作為招聘重點。融合媒體時代,媒體從業人員的轉型應朝“多才多藝”方向努力,具備整合傳播策劃能力,既要擅長多種形式的內容生產,又要精通各種渠道的融合分發。

全民赢彩票注册平台